华尔街小说>穿越历史>月难凉 > 47、人人向死而生,谈何退路。
    “愿意跟我走的,即刻准备回程,惟陆临川之命是从的,便劳烦你们看顾车马行李,照料好徐伯一行。”我缓了半日,体内药性褪去不少,扶着陆九勉强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月儿……”徐伯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徐伯,”我说:“你腿脚不好,不宜奔波,让青苗留下照顾你,回程之事需快马加鞭,我就不带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伯心里明白,点点头,再无异议。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看众人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有些踌躇不定,转头看向陆九。

    陆九垂眸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陆九。”我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我看着他的眼睛,轻声问:“陆临川可是将我托付给你,要你从此同我做夫妻?”

    陆九红着眼,半晌,单膝跪下:“全凭王妃所愿……”